全本 ,最快更新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最新yabo88app 下载!

  厉曜如此明显的拒绝倒让她不好说什么了。

  意兴阑珊的扬了扬唇角,随即浅浅的扬唇笑着,漫不经心道:“厉总既然如此不近人情,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不过要见的人始终是要见的,到时候,还请厉总不要介意。”

  才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而另一边的厉曜。

  唇角不由自主的僵了僵,好一会儿,才将手机从耳边移开。

  只是纵然纪岚让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也轻易做不得什么。

  将手机丢到一旁,扶着方向盘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目不斜视的盯着眼前的路,缓缓的朝不远处的别墅驶去。

  此刻,除了别墅外的路灯以及草坪灯,只有书房的灯还是亮着的,旁边给秦疏朗收拾出来的小别墅也没见到有半点人在的样子。

  想来……

  大概是还在住别墅陪乔念吧?

  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毕竟是亲姐弟,再怎么想也不至于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只是想起秦疏朗,难免就会想到视纪岚如命的秦瑜明。

  他原本对秦瑜明没什么意见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但渐渐的。

  总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爱一个人爱到失去理智以及对对错基本的判断,想想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但……

  又没办法。

  人现在在秦瑜明那里,他也不好直接到秦宅兴师问罪的。

  再就是……

  总也要顾忌着乔念的颜面。

  眼看着预产期就要到了,他也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找麻烦,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有可乘之机。

  所以。

  便又释怀了许多。

  再忍忍。

  再忍忍就好了。

  过了这段时间,等她的念念没那么脆弱的时候,他就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那些人了。

  *

  楼上。

  乔念与秦疏朗都待在书房里。

  一开始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个人都感兴趣的事情,到后来,乔念有些累了,秦疏朗可见她昏昏沉沉的,就没打扰她。

  时间也的确是有些晚了。

  搞的到了最后,连他自己都快睡着了。

  怕乔念窝在沙发上不舒服,便想着抱她去卧房里,只是又总有些私心。

  便没抱她去。

  而是小心翼翼的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两个人相互依偎着,浅浅的睡在一起。

  厉曜看见就觉得心烦!

  偏偏还是那种,你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尴尬境遇。

  咬着牙,沉舒了好长一口气,好一会儿才让自己把他口堵在胸口的气压下去。

  迈步过去,小心翼翼的拖着乔念的脖颈处,然后一脸不耐烦的将一旁的秦疏朗推开。

  秦疏朗:“……”

  他原本就睡的不是很沉。

  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开门进来,以及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只是昏昏沉沉的,勉强有些清醒的时候睁开眼睛看了下。

  还没看清楚。

  人就直接被推开了。

  好了。

  这下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困顿的揉了揉眼睛,转头看向厉曜的时候,他已经将乔念从他旁边抱了起来。

  秦疏朗:“……”

  半天,才捎带着些许不情愿道:“你不是说很快就回来了吗?怎么那么晚?”

  “关你屁事!”

  厉曜本就不想搭理他,何况

  他还管得那么多。

  再加上刚才那种让他不爽的行为。

  秦疏朗:“……”

  也挺不爽的。

  但……

  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所以便什么都没说。

  靠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才起身。

  然后,才又开口:“当然不管我的事了,你爱回不回,我才懒得管。”

  最好永远都不要回。

  也省的他们两个在这儿,相看两相厌。

  厉曜也懒得再说什么。

  忽然把她抱起来,乔念睡的便有些不太安稳,蹙着眉,感觉要醒了的样子。

  厉曜还是不想吵醒她的,所以便什么都没再说了,然后抱着乔念去到卧室。

  拉了被子盖在她身上,便想着去书房收拾一下,或者是……

  忙点别的。

  一个纪岚就足够他忌惮的了,再加上秦瑜明。

  或许。

  或许还有乔家的人。

  反正就是各式各样的头疼。

  他也想能安安静静的陪着乔念,但许多事情,就是没办法让他彻底安静下来。

  索性乔念已经害死找了,再也都不需要哄着或者怎么样的。

  只是去到书房的时候。

  原本以为秦疏朗已经回旁边的客用别墅去了,没想到他还在哪儿。

  将两人刚躺过的沙发上堆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好,才抬眸看向厉曜。

  厉曜也没多想理会他,只是觉得……

  大概是有话要说吧。

  在正经事上,厉曜其实也没那么不近人情。

  至于秦疏朗。

  他从来都不会兜圈子。

  眉眼微敛着,沉吟片刻,随即,直接了当道:“纪岚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

  我有必要要跟你说一下。

  当然。

  有前面的,厉曜就可以懂的,所以之后的,便都可有可无。

  厉曜:“……”

  沉默了一会儿。

  随即牵扯着唇角嗤笑一声:“哦。”

  继而,连着眉,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又漫不经心的补充了一句:“那你们要去见她吗?”

  “当然不!”

  他才说完,秦疏朗便想也不想的回答。

  厉曜嘴角不经意的扬了扬,看向他时,眉眼里捎带着一抹云淡风轻的闲笑。

  又带着些许……探寻。

  秦疏朗:“……”

  轻咳一声,随即略心虚的转头看向别处。

  厉曜:“其实还是想的对吧?”

  秦疏朗默默的,久久不语。

  没承认。

  但也无法否认。

  对此,厉曜也不意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道:“其实我可以理解,也可以不在乎你,但……”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我又觉得自己必须提醒你一下,可以去,但不要这个时候过去。”

  “我知道。”秦疏朗眉眼微敛着,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而且我也没想过让乔念去,我的意思是……”

  “我自己过去见她,我想跟她说清楚……”

  厉曜:“那么久的事情了,你说不清楚的。”

  “或许可以呢?”

  秦疏朗对自己的情绪还算是克制,但……

  又总觉得有些心酸。

  为什么……

  伤害自己最深

  的,总是自己最在意的那一个?

  他们曾经公用过一颗心脏。

  他知道她的所有,甚至可以感知她么一个细小的情绪。

  她难过的时候他们也未必会开心。

  甚至会比她还要难过。

  他们……

  不应该是最亲密的人吗?

  可偏偏。

  偏偏是现在这种局面。

  “我只是想问她为什么,其他的,根本就不重要。”

  厉曜:“她可能有她的想法,只是恰恰是与你们不一样的,无所谓对错。”

  “我才不在乎什么谁对谁错,我就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抛弃我们!”

  “然后呢?”

  “然后就是……既然已经抛弃了,为什么还要自以为是的出现,地球离开谁都一样运转,我跟我姐自然也不是没她就一定不行,她真的……太自以为是了!”

  厉曜:“你居然知道她自以为是,为什么还要在意?自以为是的人的逻辑从来都是自己,绝对不会想到任何人。”

  秦疏朗:“我总不能连知道原因的权利都没有吧?”

  “自然是有的,但……”

  答案可能会让你失望。

  当然。

  这些话想来秦疏朗也应该知道。

  再加上,也是厉曜自己的不忍心。

  跟他们,好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同身受一样。

  眉眼微敛着。

  好一会儿,沉舒了一口气,随即才又缓声道:“其实纪岚也给我打电话了。”

  “她给你打电话干嘛?”

  对此,厉曜也没什么好隐瞒:“无非就是那些吧,说是想跟念念见一面,但我觉得……现在也的确不合适。”

  “什么时候都不合适。”

  厉曜:“……”

  眉眼微敛着,唇角不经意的牵扯着,好一会儿才缓声道:“其实她说的也挺对的,毕竟是你跟念念的生母,父母想见自己的孩子,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拦,尤其是我。”

  “所以……”

  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所以我并不排斥你们去见她,但现在真的不太合适。”

  “你,或者是念念本身,都不行。”

  秦疏朗:“为什么我也不行?”

  厉曜:“……”

  薄唇微启,继而,语气稍有些深沉:“我上次去见她,结果就是……重伤,在病房里里躺了一个多月才醒来?”

  秦疏朗:“……”

  无言以对。

  而过了一会儿,厉曜又道:“这个时候,你,或者是我,任何人出事对于念念而言都是极其致命的打击。”

  “虽然这样揣测她有些不礼貌,但我实在不想拿自己老婆孩子的安稳去赌一个我原本就有些不太相信的人。”

  秦疏朗深敛着眉眼,默默不语了好长时间。

  而厉曜则显得游刃有余,眼眸微垂,随即将手边的资料稍稍整理了下,继而漫不经心的:“你最近应该没什么活动吧?”

  秦疏朗:“……”略有些不解:“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

  但很快,又若无其事的补充了一句:“就是想说,医院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算时间,念念也差不多可以生了,肚子里带着两个孩子挺累的,再加上她自己身体也不是很好,早点生下来也挺好的。”

  秦疏朗:“所以呢?”

  说了半天,好像跟他也没太大的关系吧?

  厉曜:“……”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直接了当道:“我的意思是,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跟她一起在医院住着,江衍那边你可以绝对放心。”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975/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