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二人当即抱拳微微弯腰,恭敬道,“见过定国公大人!”

  “别见外别见外!”,夜苍的脸色已经好了,不见之前那般要杀人的样子,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看得出来两人对他还是很拘谨沉默的,但是就凭刚刚两人望着夜惊鸿方向那股高兴劲儿,夜苍就明白他孙女的人不简单,“平日里,惊鸿让你们怎么做的就怎么做,我们夜家没那么多规矩”,说着两人就感觉有一股力道将自己硬生生“扶”了起来。

  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双胞胎的默契,同时,“多谢公国爷!”

  他不会插手夜惊鸿的培养方式,他也看出来了,这些人身上没有那股卑微,反而浑身上下透着自信,不卑不亢。

  夜苍暗暗点头,不愧是他孙女的人。

  这边因为有着花月秋荷的解释,夜苍虽然没那么紧张了,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夜惊鸿那纤细的小身板垮掉咯。

  不会像之前那么焦躁不安,也不会在原地徘徊了,只是紧紧盯着夜惊鸿晋级的最后时刻,心里明白这是最重要的最后一次劫雷了,过了就没事,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然,夜苍狠狠的吐了口气,正因为是最后一道劫雷也是最危险的一道,千万年来死在这最后一道劫雷的人数不胜数,更何况夜惊鸿这个劫雷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夜苍只能寄希望于花月秋荷的话是真的,不然真的他也救不了他的宝贝孙女了,夜苍眼里有了丝绝望,现在的他被这雷劫的威压压的动弹不得。

  这边夜惊鸿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别人了,死咬着牙迎接最后一波雷劫,已经撑到极限的身体在雷劫打到身上的时候开始缓缓的倒下,膝盖却始终没有弯曲。

  夜惊鸿无力的躺在地上周围被刺眼的紫色光芒笼罩,完全让人看不起她在里面到底如何了。

  夜惊鸿不断的将全身的灵力一分为二,一份不断的抵挡雷劫,一份不断的修复损坏的经脉血肉,浩荡的灵力翻涌着呼啸而过,犹如狂风过境上一秒修复好的身体下一秒又被破坏殆尽,周而复始,夜惊鸿意识已经开始不清醒了,身体却还在下意识的运转灵力,靠着坚强的意志承受了最后一丝雷电,感受到经脉的增强在撑不住的前一秒躲进了空间,彻底昏死过去。

  空间里纯粹浓厚的灵力不断的涌进她的身体,拓宽她的经脉,重塑她的身体,一次次的循环在经脉中,加上晋级受到的雷电洗礼,夜惊鸿的经脉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仔细看去还带着如玉般的乳白色,和空间里纯粹浓厚的灵力一般无二。

  而不远处的言青爵也是一动不动的躺在灵泉水里,青莲小大人似的叹口气,刚刚夜惊鸿身上的变化它也是看到了不得不说的是夜惊鸿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小手一挥夜惊鸿就出现在了言青爵身边刚好正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也不管两人一个狼狈不堪一个气息病弱之后就去捣鼓药田里的药材了。

  青莲想的是反正都是在空间加上灵泉水的治疗,虽然恢复稍微慢却也有慢的好处,不一定守着他们。

  而这次夜惊鸿直接到了灵神九阶,离突破灵神只有一步之遥,但也就是这一步之遥,令太多人止步不前。

  夜惊鸿本人也是在这里栽了个大跟头,吃了不少苦,就好像是觉得之前晋级太顺风顺水了,现在要填点儿堵。

  夜惊鸿睁开眼睛,就有一张无限放大的俊脸这么安静祥和的呈现在自己面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双眼睛懵懂了一下,这才记忆回笼,心里那个气啊想骂娘!

  该死的雷劫!!

  感受了下自己的修为之后才没那么气了,好在已经九阶灵神了,只差一步就可以去言青爵的那个世界了,之前丹无药师傅说的话还压在夜惊鸿心里,随着修为的提升越来越明显,但是现在人不在那里,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查探究竟。

  只能等!

  赶走了心里的阴霾,夜惊鸿又恢复了积极向上的态度,伸出手缓缓的放在了言青爵柔滑细嫩的脸上低声呢喃着,带着一点难过,一点悲伤,这个时候才体会到她自己重伤时言青爵的心痛绝望,“阿爵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你都睡好久了”

  本来也不期盼能听到回答,却在她的话落后,带着沙哑的嗓音弱弱的在她头顶响起,“惊鸿,别别哭啊”

  夜惊鸿咻一下抬头,看到言青爵眼眸里的自己眼眶红红的,还有他眼中的心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进言青爵怀里死死抱住他的腰,声音里带着喜悦,“你终于醒了……”

  “嗯,再不醒某人就要哭鼻子了”,言青爵宠溺的开口,带着安抚的意味,轻轻拍着夜惊鸿,一下一下的呼吸打在夜惊鸿的耳畔,“我可舍不得我的小新娘”

  夜惊鸿就这么被逗笑了,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也忘了,抬头剜了言青爵一眼,“谁是你的新娘了!不害臊”

  言青爵轻笑一声,看着夜惊鸿言不由衷的话再看看她一直抱着自己没放开的手,也不拆穿她,倒也是难得的一见她这含羞带怯的小样子,刚才那个小眼神真真是爱娇极了。

  亏的夜惊鸿一直埋头在他怀里,不然看见这人一醒来就这么神游天外还带着不明笑意的样子,一准得揪他两下醒醒神。

  “是是是,我确实不害臊,反正这一次之后你只能嫁给我做我的新娘了”,言青爵顺着夜惊鸿的背语气里满满都是宠溺与幸福,时光静好。

  两人就这么静静相拥,流露出的温情与自然仿佛自成一体,无法插足。

  然,言青爵这人只是表面上温柔,这会儿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夜惊鸿尽早嫁给自己了。

  夜惊鸿说过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爷爷已经同意他们两的事了,现在就差大舅子,只要找到人了,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好了,现在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小青莲说那个契约对你的伤害很大,需要用到魂兮草才能治愈,可是魂兮草没有了,我把之前剩下的魂兮草给你用了,但是不够要等到新的长出来还要一段时间”,夜惊鸿蹙,就撑起身来眼里的担忧始终没有散开。

  “我没事,别担心,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青莲那是小题大做了,几滴心头血而已养养就回来了”,实际上他的身体却是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876/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