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上午九点三十分刚过。

  内部几方博弈后的宋氏集团以中英双语形式在几大官方媒体平台正式发布公告!

  根据其内容,即日起,宋氏将会切断与赛南达家族之间的一切合作关系。

  天知道,宋氏与赛南达家族这些年的利益牵扯涵盖了整个G国衣食住行工农商官等各大领域,波及范围之广,影响之大,超乎所有人想象!

  此时,赛南达家族上下正沉浸在一片震怒里!

  “好!很好!”

  赛南达家族大当家眉眼阴鸷。

  这般壮士断腕焚舟破釜的手段,好一个宋晨曦!

  “这贱人竟然真的敢!”

  被家族一通电话紧急召过来的二王妃简直要气炸了,虽然上次在慈善晚宴上宋晨曦曾经放过狠话,但始终没动静,他们也就放松了警惕。

  谁成想到……

  “二哥,宋氏那几个老东西当真没提前给你透露半分消息?”

  二王妃猛地转头,看向自家二哥。

  突然被点到的这位眼神游移,表情慌张,显然另有隐情。

  “我哪里想到,竟然真成了!”

  听到这番嘀咕,二王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哪里是没透露,分明是二哥根本没放在心上,从接到消息他就将这事儿当成了个笑话,竟阴差阳错促成了家族的这场危机!

  怒火中烧!

  可她如何知道,这竟还不是最糟糕的!

  “宫氏,正在举行新闻发布会!”

  二王妃三哥辛布·赛南达推门而入,面罩寒霜声音咬牙切齿,打开墙上的曲面电视,电视里,宫辰五官冷峻无死角呈现。

  一袭黑色西装的他给人最直观的冰冷感受,几乎所有人都察觉眼前的宫辰似与往日不同,可具体哪里不同,却又无人能说清。

  ——宫先生,您如何看待宋氏集团几分钟前所发布的公告?

  有记者提问。

  宫辰看了对方一眼,强大气场铺天盖地倾袭来。

  “我夫人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他全身透着强势冰冷,话语里是不容人质疑的威严。

  下面记者群体有短暂安静,随后巨大哗然如同潮水般涌来。

  夫人?

  自宫宋两大集团联姻后,宫辰可从未在公众场合里承认过宋晨曦的身份,全G国的人都知道宫辰恨足了宋晨曦的事。

  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另外,不止是宋氏……”

  可还不等记者从前一秒的震惊中回神,宫辰紧接着又再度开口。

  “从今日起,宫氏集团也将切断与赛南达家族之间的一切合作关系!”

  宫辰当着所有人的面,砸下另颗重磅炸弹!

  炸的人措手不及!

  “我,与我背后的宫氏集团,将与我的妻子宋晨曦,共同进退!”

  提及‘宋晨曦’三个字时,宫辰深谙瞳底终露痕动,很快又克制,看着已经被消息炸的话都说不出的众多媒体,单手将面前文件阖上。

  “以上,就是我要说的全部内容!”

  一声巨响!

  墙上的电视画面被砸裂成蛛网,一时黑彩斑斓,却无人出声!

  宋宫两大集团与赛南达家族几十年的合作关系,竟在一日里全部土崩瓦解!

  左膀右臂尽数砍断!

  “好一个宋晨曦!好一个宫辰!”

  赛南达家族大当家重重敲击着手中拐杖,气喘如牛,一句话落,竟双目圆瞪,全身僵硬的整个人朝后仰去!

  “大当家!!!”

  ……………………

  宫宋两家解除与赛南达家族合作关系的蝴蝶效应正以迅猛之姿席卷雪兰。

  一时间,二王妃派系人人自危!

  华记总部。

  “赛南达家族春风得意太久,怕是早就忘了有对手的感觉。”

  上官时修阴柔俊美的脸沉浸在光影之中,栩栩如生的草蜻蜓落在他修长指尖。

  如同活物般。

  “少爷,五少那边……”

  柴叔的话还没说完,上官时修眼神淡淡扫过,顿时令前者噤声。

  上官时修闭上眼。

  长睫在脸上落下暗影。

  清河做的那些事,从始至终他都没放在眼里过。

  唯一令他放在心里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喜欢不起来吗?

  ——你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假。

  她说的不错。

  习惯了戴着面具生活的人,就连真心话,都说的斟酌迂回。

  这是已融进他骨髓的本能反应!

  更何况,从最开始,他就骗了她。

  自己来G国的真实任务,其实是……

  ………………

  黎家,书房。

  雷枭正翻阅今日的会议记录。

  反观林寒星,则慵懒窝在沙发里,随手把玩之前展南珩送来的王室邀请函。

  上面的日期,正一天天临近。

  突然,雷枭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

  扫了眼。

  手里动作微顿。

  “寒星。”

  “嗯?”

  “赛南达家族大当家,中风了。”

  云白的第一手消息。

  “中风?”

  这倒是在林寒星的意料之外!

  叩叩叩。

  门从外面被敲响。

  “进。”

  李炳寿将门推开,表情却有些微妙。

  “孟九那边来了消息,赛南达家族的一批人,正朝黎园方向集结。”

  林寒星挑眉,与雷枭对视一眼。

  意料之外还有意外,就这么沉不住气?

  “谁领头?”

  “二王妃。”

  哦。

  那就合理了。

  在这样的敏感时刻还做这种没脑子的事,要么就她那个二哥,要么就是二王妃的作风。

  “家主,那现在?”

  对方人多势众,李炳寿担心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通知门卫那儿,直接放行就好。”

  那些人想见她,那就让他们见。

  她正愁没有机会可以为大王妃那边拖延些时间,这不对手就自己送上门来帮她成事了吗?

  可真是,天助她也!

  “不必阻拦,就让他们进来!”

  ………………

  王室。

  宋知允忐忑打开大王妃秘密送到她这儿的盒子,浓郁中药味在呼吸间蔓延,叫她心跳陡然加速。

  ——你是想做宫太太,还是二皇子妃?

  那天,大王妃最后这个直击心灵的问题,一直萦绕于宋知允脑海中。

  这个药,可以叫她一次受孕!

  传话的人同时还说,若是她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就可以……

  宋知允唇角缓缓露出诡异笑容。

  二皇子妃,是吗?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590/1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