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昂”看出了米笑的心思,便对米笑说到,是白帆,白帆他可能出了点事情,让我过去看看。

  从自己的口中说出自己名字的感觉还真的是很奇怪的。

  听到是白帆出了事情米笑更加着急起来,追问白帆到底是怎么了。

  白帆没有想到在米笑和肖昂的生活中,提到自己的名字,米笑会这样激动的样子,并且在“肖昂”面前也毫不避讳。

  他看到米笑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心中多了一丝小窃喜,原来站到肖昂的角度看米笑是这个样子的。

  有自己想要的一面,她也是如此的在意过一个叫白帆的人。

  从家里出来之后,肖昂就直接去了李硕家里,言柔和李硕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白帆开口说话。

  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向十分冷静的霸道总裁,没想到现在会吓的变成这个样子。

  言柔还是第一次见到白帆这个样子,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首先打破了宁静。

  “没想到一向高冷的白帆也会有这样紧张的时候。”言柔打趣的说到。

  还没等到白帆开口,李硕就说:“那你是不知道,只要是一遇到关于米笑的事情,帆哥总是变得这样无法冷静。”

  是啊,这些年不管是在找到她之前,还是找到她之后,只要是关于米笑的丝毫总能让他十分在意。

  白帆向他们讲述了刚才令自己有了一丝小得意的事情,他说着心中的欣喜和意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什么时候会为了样的小事情而暗自得意。

  其实,这样的情景言柔遇到过好多次,就像李硕说的,白帆会因为米笑而变得无法冷静,而米笑也会为了白帆而变得不同。

  只是这些,白帆以前是不会知道的,这些让白帆心潮澎湃的事情,对于言柔来讲早已经稀松平常。

  对于肖昂更加也是,米笑从来不会在肖昂面前刻意避讳提到白帆的名字,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明显的在意。

  李硕送白帆出来,回去的路上,李硕对白帆说:“如果可以学着放纵一点,成全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心愿,不过分,肖昂不会怪你,比起别人,他更希望那个人是你。”

  听到李硕的话,白帆许久没有说话,因为在他心里只想给米笑想要的,而忽略自己想要的。

  临下车的时候,李硕告诉他,白扬听说肖昂受伤了,明天会过来看看,让他提前有个心里准备。

  毕竟白扬是他们的计划之外,不过以白扬的性格也确实是不适合知道类似这样的事情。

  面对自己的亲弟弟,白帆该需要多么高超的演技才能不让他看出破绽。

  不过,也幸好白扬在自己人面前总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也还算好应付,其实眼下最主要的就是米笑了吧。

  如果白扬知道了真相,还可以想办法稳住,可是一旦米笑知道了真相眼下的所有都会功亏一窥。

  回到家里,米笑还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看他进门米笑就问白帆怎么样了?

  其实,“肖昂”走后米笑去对面找过白帆,她担心白帆会出什么事,不放心所以过去看看。

  但是,发现白帆家里的门是锁着的,他并没有在家里,打电话也是暂时无法接通。

  看着眼前为自己担心的米笑,白帆心里很受用,他说白帆没有什么事,只是要出差一段时间,因为走得急所以想要和“肖昂”见个面。

  听到“肖昂”说白帆没事,只是去出差而已,米笑心里才慢慢安心下来。

  白帆回来的时候米笑已经洗完澡换好睡衣了,所以一回到卧室她就躺到床上去了。

  因为肖昂和白帆的身材本来就很像,所以他直接拿了肖昂的睡衣去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米笑还没有睡着,白帆心里有些紧张,要和米笑同床共枕他的内心是有些期待的。

  看到白帆穿着睡衣出来,米笑随口问了一句,你现在还不打算睡觉的吗?

  这句话是从何说起,这个时间洗澡出来不就是要打算睡觉的么?米笑的话让白帆一头雾水。

  他试探性的问了米笑一句,为什么这么说?

  米笑接着说到,你平常不都是喜欢裸睡的么?还说裸睡对身体好,再说了那些睡衣你也很少穿的。

  听到这里,白帆大概明白了米笑的意思,可是要他回来的第一晚就那样**裸的站在米笑面前着实有些为难他了。

  白帆身上也有许多的枪伤,倒也不会让米笑起什么疑心,唯一和肖昂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一道刀疤。

  说起这个刀疤还是米笑心中的一道阴影,如果当初不是她被刘宇天利用,也不会害的白帆受伤了。

  面对这样不得不按照肖昂习惯走的情况,白帆只好乖乖的把睡衣脱下来。

  他衣服脱下来的时候,米笑立马就注意到了那道醒目的刀疤。

  她急切的问“肖昂”刀疤的情况,白帆说没什么大事,已经好了,往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倒是米笑说了起来,这道疤和白帆身上的疤痕很像,说起来自己也是很对不起他的。

  米笑满满的愧疚,溢于言表,她躺在白帆的怀里,慢慢诉说着白帆对她的好。

  她说人生之中能遇到这样一个白帆,真的是自己最大的幸运。

  她还开玩笑的对“肖昂”说如果没有他,嫁给白帆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说着说着她自言自语的说到,就是不知道白帆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他一向都是洁身自好的。

  米笑说着说着就想着要给白帆介绍女朋友了,本来听着前半段,白帆心里还十分开心的,可以是一听到要介绍女朋友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冷了下来。

  没过多久米笑就依偎在白帆的怀中睡着了,看着她熟睡的睡颜,白帆心中感慨万千。

  曾经这样的事情只会是发生在梦中,而如今是第一次,以后也会有很多个像今天一样的夜晚,拥她入怀。

  能这样陪在米笑身边,白帆心甘情愿,哪怕让他以另一个人的身份过一生,他也是愿意的。

  果然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呀,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在她哪里倒是若无其事。

  只是白帆的一往情深,难道米笑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

  第二天,米笑从睡梦中醒来,她看着一旁因为心情激动而忐忑到天亮才睡着的“肖昂”。

  这样的平静的生活,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生了,这个中间,她经历了很多心灵上的折磨。

  失去的孩子,让她的心情低落了好久,那个时候她总也提不起精神,心中害怕不知道要怎么给肖昂解释。

  毕竟是自己没有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

  话说这此肖昂回来看着是有些瘦了,看来他在外面也是十分辛苦的。

  米笑将身体慢慢靠近,她轻轻的吻了正在熟睡的“肖昂”。

  其实米笑很少看到“肖昂”的睡颜,也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因为肖昂总是早早的起来健身。

  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好多年,也许是因为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也许是肖家老爷子从小就锻炼他的关系。

  可是这个习惯白帆并不知道,虽然他也总是早早的起来,但是他偶尔也会有赖床的时候。

  虽然米笑意外今天的“肖昂”怎么突然间就赖床了,但是也并没有想太多。

  以为大概就是前段时间出差太累,又加上身上的伤才刚刚,难得的假期想要放松一下罢了。

  生活看似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米笑没有再去摄影传媒上班,只是安心的全部交给了白帆。

  米笑轻轻的在“肖昂”的脸上亲了一口就下床去了,米笑走后,白帆才敢慢慢睁开眼睛,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心里明白米笑给予他的这一切主动都是以为他是肖昂。

  可是心里越是明白,就越觉得自己太过苍白。

  白扬和一远一起过来看望米笑和肖昂,热聊之中,米笑突然问道最近怎么都没有见到白帆。

  白扬随意的回答说,前段时间白帆联系他说,有事儿要出去一段时间。

  他没有任何的疑惑,还说白帆的心思就是这样,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会十分认真。

  是啊,他对感情也是这样的,面对米笑,他将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她,哪怕她一点都不知道。

  一远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在尽力配合着白帆导演这场戏,可是他也明白白扬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次“肖昂”回来变得话少了很多,白扬倒是觉得肖昂和哥哥的性格是越来越像了。

  一连几天肖昂都在家里陪着米笑,一起看书,玩游戏,在家看电影,或者打理些花花草草,生活的好不惬意。

  许久未见的小夫妻,应该是久旱逢甘霖一般,平常都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也不知道这次怎么了。

  对于夫妻之事米笑曾多次表示,可是“肖昂”总是闪闪躲躲,这完全不像是夫妻。

  这次肖昂回来,不再主动抱她,都是她跑过去主动抱住他之后,他才迟迟有些反应。

  肖昂这是怎么了?米笑心中充满了疑惑。

  可是对于白帆来讲,尽管他是以肖昂的身份陪在了米笑的身边,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他是怕的...

  他怕有一天米笑知道真相会怪他,尽管他是打算以肖昂的身份陪她的,但是他怕米笑永远都不接受他—白帆。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