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着两个圆髻,圆髻上绑着两根红绳,一团喜气的娃娃此时皱着脸,朝着一旁端庄慈祥的观音抱怨道:“这家人也忒恶毒了些,您瞧瞧,那臭牙黄把我熏的,啧,连百花仙子送来的甜蜜都喝不下了。您可定要好好赏她个好儿子!”

    送子观音翻着案上的卷宗,笑道:“你怎的这么大个气性?便是你不说,本座也定不能好好饶了他们夫妻两个,那红口白牙也不知吃了多少人,他们一直不曾有血脉传承,便是因为他们作恶多端,为祸一方,既然如今她求了来……本座也不好不应。”

    那童子歪着脑袋,看着送子观音,吸了吸鼻子:“您可一定要赏她们个好的!”

    “恰巧,冥王那里送来了新一批的恶人名册,其中有个了不得的坏人,赏与他们做儿子便是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往后啊,便由这儿子折腾的他们家财散尽无人收尸罢了。”

    “不只如此,本座还要赏她们儿媳妇。”观音大士双手合十,念了个我佛慈悲之后,一挥手,洒下两滴雨露,掩住了那牙黄恶臭熏天的味道。

    童子着了急,眉毛又重新皱成一团:“他们家资万贯,富甲一方,却连这供奉都不舍得,如此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您还要为她们配个儿媳妇儿?”最强跨界商人

    “你且别慌,待我慢慢说与你听。”送子观音娓娓道来:“这冥王送来的册子里,有一人恰好与这个孽胎祸根颇有渊源。这个女子身为人妻,却与其父奸淫,罔顾人伦,后又杀他而后快。如今这一遭,便是这女子该受得罪过。先了解了这一桩怨恨,日后再还旁人的爱恨情仇,世事纠葛才是。”

    “如此求一得二,想必他们夫妻二人定然欢喜非常!”童子这才展颜笑道。

    “如此你便去吧。”送子观音手一挥,便有一道红光落在童子的手里:“这便是那孽胎祸根,你且去吧。”

    ……

    “公子,我瞧着您这话本卖的委实是好呀!不如再多写几贴来拿到小人这卖着,保管您呀,赚上几个酒钱不是?”

    “嗳,你以为这故事说要就能有的?哪里那么容易,若真是那么容易,便人人都来写话本了不是?”年轻公子摇晃着手中折扇:“等我有了灵思再写不迟!”yù wàng扭蛋

    “公子哟,你可别说了!我如今还欠着东边那家一笔印子钱呢!您若不写,我打哪里来还银子,若还不上银子,他们定要扯了我家丫头卖去青楼呢!”

    “你说的便是镇上那个县衙师爷的侄儿?那家的公子到也是个奇人,我瞧着,他便是那来替你们讨债的恶鬼!”年轻公子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在手心里合上了:“既然如此,你三日后来取,我定然叫你满意!”

    “您放心,我定然来取!”那人大喜过望便多说了两句:“您说的这倒是句实话,他们夫妻攒下那么多银子,花上半个大子却也是不忍的!如今倒好,全有人替他们花了去!”

    “只是可惜了那上门的媳妇哟!”

    “那也便是,好好一个清白姑娘怎肯就这样与了他做媳妇儿!”

    送走那人,年轻公子便开始动笔了。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149/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