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秀芬家里。

  厨房里已经飘来让人五脏庙翻天覆地搅动的香味。

  康康出去玩的累了,回来后周阿姨稍微哄了哄就睡着了。

  安如雪裹着被子坐在客厅,一会儿看看电视,一会儿鼓捣鼓捣手机,百无聊赖,却是说不出的惬意。

  徐秀芬各种打店员小言的电话,电话通着,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厨房里,传来周叔忙碌的声音,“阿芬,那几个孩子还没接电话吗?”

  徐秀芬扬声道:“俩丫头晚上有约不来了,小言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安如雪道:“妈,人家不想来就算了,可能有别的事要忙,你和周叔别一直盯着让人家过来行不行?很奇怪啊。”

  她就是觉得徐秀芬在给她介绍男朋友,偏偏她还不承认。

  徐秀芬也只能妥协。

  “好吧,那家里就只有我和你周叔,加上一个你周姨,你不会觉得闷吗?”

  “不会啊,安静点蛮好的。”

  “那好,不叫了。”

  周叔的行动力很强,动作又很快,不到三个小时,晚回来的各种菜品纷纷下锅,这会儿都变成成品一样一样摆在餐桌上,色香味俱全。

  安如雪被香味吸引,起身凑了过去,嗅了嗅鼻子。“周叔,难怪我妈和您在一起之后胖了那么多,您这厨艺简直突飞猛进啊!”

  她还记得,刚和徐秀芬在一起的时候,他明明不会做几个菜。

  菜已经做完了,周叔正在收拾灶台,听到她这么说,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不是为了照顾你们,我特意去学了一下,快去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一定很好吃。”

  被继女夸奖,周叔脸上都是憨憨的笑意,让人很踏实的感觉。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

  保姆周姨依旧在带孩子,安如雪在捡碗筷,徐秀芬则是在酒柜前挑酒,听着女儿和老公的互动,脸上都是暖洋洋的笑意。

  半个小时后,终于吃上饭了。

  徐秀芬晃了晃醒酒器里的酒,先是给坐在主位的周叔倒上,然后又给如雪的高脚杯里倒上一些,最后是自己,“来,盼了这么久,终于把如雪盼回来了,今晚我们就不醉不归!”

  “干杯。”

  “干杯干杯。”

  三个人碰杯,一饮而尽。

  另一边。

  车辆拥挤的马路上,安书瑶的座驾平稳前行。

  她自己驾车,简单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两个人从医院里出来后就一直没说话。

  简单知道,安书瑶是生气了,她时不时的偷瞄她的反应,想着说点什么哄她开心呢。

  可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难不成要上去就说对不起吗?听起来也怪怪的。

  车子开了一路,此刻外面的天已经渐渐黑了,街道边亮起好看的霓虹灯,灯光交错,映刻着这个城市的繁荣。

  简单慵懒的盯了半天,突然发现不对劲,猛地坐直。

  “这,这不是回东山的路啊?书瑶,你是不是开错路了?”

  “没有。”

  简单想着,可能是因为和迟严风吵

  架,所以不想回去。但是安书瑶手里在江城的几处房产她都是知道的,这条路不是去任何一处的路段。

  “没有?那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天都已经黑了。”

  安书瑶歪头看她,“你不想陪着我吗?”

  “想啊,可我要知道你的目的地是哪里。”

  “告诉你目的地,你转身就会和你老公说,所以就乖乖跟我走吧,我不会把你卖了就是了。”

  车子的速度降下来,安书瑶左打方向盘拐弯。

  简单哭笑不得,再次缩了回去,一脸你卖我我也无所谓的表情。

  “那好吧,我就乖乖坐着吧,看看你到底要去哪儿。”

  安书瑶道:“和郝校报备一下,等到了目的地我会没收你的手机。”

  “为什么!?”没收手机这件事,简单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抗拒,“书瑶,你不至于的吧?”

  “你用我发誓,如果你敢把我的行踪告诉郝校和严风,我活不过明天。”

  “……”简单的汗毛都炸起来了,“呸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哪有拿自己的命做赌注的?”

  看到安书瑶询问的眸光一直盯着她,简单妥协道:“哎呀,我肯定不会说的,你刚才在医院还在说我不相信你,你看,你也不也不相信我吗?”

  安书瑶无奈一笑,“这怎么能相提并论?”

  “一码事,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不能,你为了郝校出卖我,明里暗里的站在严风那边,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呢?”

  简单嘴角抽了抽,避开安书瑶的眼神假装看着周围。

  “我有吗?我没有吧。”

  “总而言之,今晚不要告诉他我的去向,我想一个人待会。”

  简单乖乖将手机上交给安书瑶。“这样,你总可以告诉我我们待会要去哪里了吧?”

  安书瑶无奈:“你好奇心怎么就这么重?”

  “废话,这才不是好奇心,未知很可怕的好吗?”

  安书瑶叹息,摇了摇头:“除了去芬姨那里,你觉得我还能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去打扰?”

  “哈?芬姨?原来你是去找芬姨啊。”

  “不然呢?”

  简单如释重负,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某个繁华的酒吧或者会所,和我一醉方休呢。”

  “也不是不可以啊。”

  “不行的,最近喝的太多了,我头疼。”

  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在医院的插曲谁都没有再多提一句,可那件事就是这么默契的过去了,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这也是简单和安书瑶三观最合的地方,总是能默契的避开对方的雷点,让关系不至于恶化到尴尬的一步。

  因为天黑,也因为安书瑶很久没有亲自开车,胆子比较小,开的特别慢。从医院到徐秀芬家里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她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到。

  到了时,周叔和徐秀芬还有安如雪都已经喝的微醺,吃吃喝喝都进入了尾声。

  安书瑶有家里的钥匙,所以直接进门了。

  餐厅里正在吃饭的三个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安书瑶和简单,直接傻眼。

  安如雪站起身,“姐,简单姐,你们怎么回来了?”

  徐秀芬也惊了一下,“是啊书瑶,你这孩子,怎么也没个动静就回来了?”

  大家都纷纷朝玄关那里走去。

  安书瑶将包包放到挂架上,一边换拖鞋一边说:“怎么?不欢迎我啊?”

  “瞧你这话说的,这里也是你家,想回来就回来,怎么可能不欢迎。”徐秀芬上前,将她的包包整理好,挂到了一边的衣挂上。

  简单颔首打招呼,“芬姨好。”然后对走过来的周叔道:“周叔好。”

  “好好,你也好,快进来进来。”

  俩人都换了鞋,进了门。

  徐秀芬顺着她们身后的方向看去,纳闷道:“严风和郝校呢?没跟你们一起过来吗?”

  安书瑶道:“他们有别的事情要忙,暂时没时间。”

  安如雪忍不住笑,拆穿道:“姐,你该不会是和姐夫吵了吧?他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推出去交给别人打脸,就为了能陪着你,你都来了,他有什么可忙的啊?”

  其实安如雪是想说,姐夫他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开车走这么远的路,身边只带着一个简单。

  徐秀芬瞬间就是满脸担心,“书瑶,和严风吵架了?怎么回事?和芬姨说说。”

  一行人进了屋,各自坐在了沙发上。

  简单坐到安书瑶旁边,靠着她无聊的打量着房子里的摆设和格局。

  安书瑶笑道:“芬姨,你别听如雪瞎说,没有的事。就是单纯的想回来看看你,康康呢?最近怎么样?”

  提到儿子,徐秀芬就合不拢嘴。“他最近又涨了不少,亏你给我找来的保姆,太贴心太让我放松了,我都有时间去店里帮你周叔忙活。”

  “实在不行就再雇两个工人吧,您别累着。”

  “已经招了,刚来,很多事情还不太熟悉,还是需要我来教。哎呀这个不重要,不说这个了,你真的没和严风吵架?”

  “真的没。”

  所有人都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尤其是安如雪。

  安书瑶暗搓搓的用胳膊肘怼了怼一旁一直沉默的简单,意思是让她帮自己解围。

  简单接收到了信号,顺其自然的转移话题道:“芬姨,周叔,如雪,你们这是喝了多少啊?怎么脸色都红红的。”

  周叔勉强一笑,许是酒喝的太多了,心脏特别不舒服,所以只能挥了挥手。

  安书瑶注意到了,“周叔,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喝多了。”

  安如雪道:“喝多了?我记得您酒量很好的啊,怎么会……”

  他又是勉强一笑,说不出话。

  徐秀芬起身扶住他,“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对啊。”

  所有人的关注点突然都转移到了周叔身上。

  周叔不太习惯这样,局促不安的后退了几步,“如雪回来,太高兴了,可能就容易醉。是有点不舒服,我去躺会儿就好,书瑶,简单,你们聊着。”

  “好,那您快去休息。”

  徐秀芬想扶着他去房间,被他拒绝了。

  “你确定没事吗?”

  周叔逞强,“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能有什么事,放心吧。”

  摸了摸徐秀芬的头,他抬步走了。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3111/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