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落辰阴沉着脸,轻易的就擒住了她的皓腕。

    “男人说话,女人最好不要插嘴!”

    “我说的是……”

    “旋儿,我和离总有话要谈,你去陪陪沐风。”金天成恰似有意让她离开,却无意说出陪云沐风的话。

    而离落辰并不上当。他就知道,她不会放弃关注他们接下来的谈话。

    金玉旋跺跺脚,无奈中被人强迫轰远。果然,她没有去找云沐风,而是不死心的想偷听,不远处那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的谈话。

    离落辰见金玉旋一步三回头的走到一旁,并没有去找餐桌那边的云沐风,唇角稍稍上扬。他抽出支香烟,独自点燃。

    金天成见状,并没有介怀。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离落辰以前从未有过,给别人礼让什么的时候。

    他也尴尬的掏出一根烟,借烟壮胆的首先开了口。

    “离总,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我的女儿,生性顽劣,且资质平平,并不是能胜任封辰帝国的少奶奶。而且,她早已嫁为人妇。所以,还请离总高抬贵手,放过小女……”

    “我要是不呢?”

    离落辰不耐的打断他,质问的语气里,任谁也能听出来他的不答应。

    金天成原本也知道,离落辰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可为了小女儿,能与背景家世人品都不错的云沐风,稳妥的在一起,他仍在力争。

    “旋儿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没有了母亲。所以,我希望她的丈夫是一个,真心爱她的人,而不是,离总这样,对她只知道强取豪夺的人。”

    金天成说到这里,不说了,像是想听听,离落辰听后的反应。

    离落辰睥睨着他,“金总,我爱不爱她并不重要。”

    不远处的金玉旋这句听得真真切切的。心说,“怎么不重要?说个爱不爱的有这么难吗?那什么才是重要的?切!还是他的嫣然吗?哼!”

    离落辰没有转头看金玉旋,但他知道,她此时定噘着小嘴儿的。

    “重要的是,我想请问金总,是谁让当时还未成年,才几岁的她,从小吃苦了?”

    金玉旋撅着嘴,随离落辰话题的重点一转,本主小时候的记忆,涌上心头……

    一个蓬头垢面的八岁小女孩,颤颤巍巍的缩在墙角,擦了一把,唇边的血痕,可怜兮兮的眼底,全是恐惧的望着,刚刚被人抢走的芭比娃娃。

    继母之前的快乐时光,此时想来,都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儿,划亮火柴时的幻想一瞬。

    “你怎么天天弄成这个丧气样儿?”

    拿着公文包,刚刚进门的爸爸,一走进,见她这样,就是突来的一脸愤怒。

    “爸爸,这次又是妹妹的不对,是她先打我的!”

    一个声音尖锐,高她半头的九岁小女孩儿,抱着

    抢过来的战利品,指着地上的八岁孩子,和刚刚进门的爸爸恶人先告状着。

    “姐姐她……”地上的小女孩儿,又错误的以为,有靠山来了,“哇”的一声,边哭边解释,“她抢我的芭比娃娃,那是我生日的时候,妈妈……”

    刚回来的爸爸,像是厌恶极了,她口中的妈妈,脸色更加阴沉可怕起来。

    “妈妈!妈妈!你就知道妈妈!我再告诉你一遍!你妈死了!死了!以后,你只有你的新妈妈!”

    他激动的说着,随手把九岁小女孩儿手中的战利品,一把抓在手,向门外走去。

    “不要!爸爸……我求求你……不要拿走,爸爸!爸!我求求你……”

    八岁小女孩儿,突然像是忘记了恐惧,从地上连滚带爬起来,不顾身上的小伤,向门外追去。

    九岁小女孩儿,像是很想欣赏她的哭天喊地,也随后追了出来。

    被九岁小女孩儿,拿小棍打得一瘸一拐的小短腿儿,怎么可能追得上,气冲冲而去的大人脚步?

    柳瑶透过别墅三层的落地窗,一直在冷冷的注视着一大两小。她能感受到,楼上那令自己莫名其妙的仇恨目光。

    “哎,你别追了!”

    九岁小女孩儿,就在她气喘吁吁,就要追上即将消失的芭比娃娃,想求着留下它时,突然张开双臂,挡住了她的去路。

    “以后这里是我妈妈的地盘,你最好放乖一点儿,不然,连我爸爸都不要你了,把你从这里赶出去!赶出去你听得懂吗?”

    八岁小女孩儿,扬着止不住眼泪的小花脸,然后,弯下腰打算从她的小胳膊下逃出,可小小的打算,也并没有得逞。

    可即便是得逞,一切也已经晚了。因为她看到,自从母亲死后,对她日益冷淡的父亲,已经两手空空的折反而归了。

    “爸爸……”她不仍不死心的转身追上他,跪在他的前面,瘦弱的双臂,抱上他一条大腿。

    “亲爱的爸爸,好爸爸,旋儿求求你,那是我妈妈给我留下唯一的一件了,你就还给我吧!爸爸……”

    心意坚决的父亲,似乎目光有些复杂,他向后转头,看了一眼,正在被倒上,高大垃圾车上的垃圾筒。

    芭比娃娃身上的白色婚纱,被无情的垃圾,早已污染得不像样子了,原本的一身公主打扮,在格格不入的垃圾中,显得既滑稽又可笑……

    “拿不回来了。”

    “拿得回来!拿得回来!只要你不拦着我拿回,我会爬上那辆垃圾车的!我真的可以的!”

    “不行!”

    八岁小女孩儿,恳求的目光,祈求的语气,也丝毫动摇不了,父亲的决定。

    生硬的两个字,让八岁小女孩儿,绝望的瘫在了地上,泪眼早已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感

    觉到,被人强行拽进屋内的不真切体感。

    完了完了。

    八岁小女孩儿,突然感觉,那个正在垃圾中格格不入的芭比娃娃,就是她自己。它的失去,如同带走了她最后一丝希望,和残存的最后一丝勇气。

    她小小的思绪,陷入了沼泽地,妈妈曾经讲过的好多童话,如今只记得一个并不快乐的……

    灰姑娘……

    躲起来哭……只有哭……仿佛只有哭,才是告别芭比娃娃的唯一仪式……

    而芭比娃娃,并不具备人世间的情绪变化,即使它身上早已满身污垢,但在撕心裂肺的小孩子啜泣中,仍然能像妈妈心中的宝一般,在垃圾车上,如同往昔的咧嘴甜笑……

    “来,沐风,你吃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你吃啊!你尝尝这个……”

    金雨溪见云沐风对她爱搭不理,故意提高嗓门,像是想让某人听到。

    记忆中熟悉的声音,将金玉旋从神游中扯回到了现实。记忆中的一幕,让她浑身都痛,心情无法表达。

    离落辰虽说是,正在言语打压金天成,可眼角余光,却从未离开过金玉旋的身上。

    他见她突然有些不对劲,呆滞的目光中,似乎也带着强烈的怨气。

    云沐风也不例外,虽是和柳瑶母女一起围坐桌旁,可心和眼,都落在了心爱之人身上。

    他见她忽然冷漠的转身,如同梦游一般,走向他们。他发现,她异样的目光,直愣愣地盯在了,金雨溪用过的筷子,给自己夹过来的餐品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陆续感觉到了,金玉旋身上的低气压,关注在了她异常的反应中。

    云沐风有些紧张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去拉她的手,“旋儿,你怎么了?”

    金玉旋看起来,并没有回答的迹象,沉浸在自己世界中一般,甩开云沐风的手,直直的目光,仍专注在餐盘里,像是被磁铁吸附住了一般,从未离开过。

    吃醋了吧?金雨溪心中,不免有些得逞。“你傻愣着干什么?一个破盘子有什么可看的?我刚刚只是帮你照顾了一下你的男人。”

    金雨溪声音不大,只有桌边的人才能听到。但她厌恶的语气中,却带着强烈的挑衅。她倒要看看,她有多在乎这个男人。

    金玉旋将呆滞的目光,缓缓从餐盘中的食物中,又直勾勾的移到了,金雨溪强忍得意的脸上。

    “你在看什么?说话啊!”

    “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她如何出的手,金雨溪的脸上,就是五个红指印。

    金雨溪被打得有些发蒙。

    “你还敢打人?真是无法无天了你!”

    反应过来的柳瑶,心疼女儿,忘记了场合,条件反射的几乎用全身的力气,撞了金玉旋一下。

    金玉旋完

    全不在状态,着实的一撞她的身侧,让她猝不及防的向地上摔去……

    闻声走近的离落辰和金天成,想上前去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金玉旋也像是如梦初醒一般,但却没有反应的能力,直直的摔了下去。她手捂着肚子,额上只有冷汗,心中只有求佛。

    她想她接受不了,孩子从有到无的打击。她已经习惯了,即将要当妈妈的感觉了,心中被填得满满的。

    “旋儿,旋儿……”

    “旋儿……”

    七嘴八舌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啊!我的孩子……”金玉旋像是在提醒苍天。企图有值班的神仙,来帮帮她。

    也就是她,总能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想些有的和没的……

    {本章完}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2923/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