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神谷,鲜花绚丽。

  林雪霜站在阁楼台上,凝着楼下的风景。她端起茶杯,轻轻珉了一口茶水,掩盖住眼眸中的那股担忧,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简修身上。

  这个一向冰冷如山的男人,对所有人都冰冷,唯独对自己温柔。 可因为自己,他所牵连的够多了。

  这次,能再活下来,林雪霜不希望他再受到什么危险到性命的伤害。

  她也不希望相府存活的人再一次再落入生命难料之即。

  面色平静,她由心的道,“让炽修允修和重辉去罗定州柳府吧,我已经让人往青鸾别院送信了,让那些人也都一同去柳府,京城不必再待下去了。”

  简修一直也在思考这些事,炽修允修至少要个安排,眼下,京城是不能再出现了。收回思绪:“你看着办。”

  林雪霜抿了抿嘴,如此这样是为最好。

  重辉小小年纪不可能没有家去江湖流浪,至于炽修允修,暂时这样让他们有个去处,以后怎样,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做好决定,面对允修,但允修却沉默了,想来他有自己的想法,可林雪霜再次郑重道,“你帮我去打理柳府,这样不行吗?”

  她不想让允修也参与到白莲教来,毕竟朝廷并没有放过,时刻处在危险中,性命堪攸之事,她不愿意看到他到时候再次临危。

  “听你四嫂的安排。”简修冷然一句。

  允修默了默,眉头紧了紧,随后才同意。

  百草神谷山谷外,青鸾别院的所有下人都聚齐了,伪装成商队,准备去罗定州。

  林雪霜和简修在山谷处相送,她看着众人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她还是跟允修交代了一句,“好好照顾重辉。”

  允修一直想问一句,她准备怎么办?

  他的凝神欲言又止,林雪霜瞧的明白,淡淡一笑,“放心,暂时不会和朝廷对碰了,我……只是想好好活着。”

  简修瞧了她一眼,会心的笑了笑,他本就不希望她满心都是仇恨,和朝廷大军硬碰,那样伤的只是她自己。

  生命诚可贵,好好活着是简修眼下最希望的事,只要她能好好活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送走这么牵心的众人,林雪霜终于平缓了心。

  在方长老面前,她平心而静的对他道,“总坛我有一日会回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方长老笑了笑,“好,霜儿放心吧,有老夫在教一日必定把教务处理的妥妥当当,等你回来。”

  她和行如尘一样,在方长老的眼里,都不是想待在教坛里,或许江湖之上有她想去的地方。

  百草神谷的阁楼大殿里,看着余下的白莲教弟子,林雪霜黯然吩咐,“你们都回该回的地方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

  林雪霜睨向林幽檀和林微雨,“碧水阁你们也不必回了,把那宅院处理了吧,离开京城再另立属于你们的住处。”

  林微雨目光紧了紧,可林幽檀明白,这次大规模的出现在朝廷面前,是应该掩藏身份了,也应该另觅身份。

  “是。”林幽檀最终应了声。

  最后的安排,该回哪的都回哪去。眼下都不必在京城逗留。

  命不能随便就丢了。这是林雪霜最后给告知他们的话。

  离开百草神谷之前,林雪霜再次去看望了火莲,这一次,那条大蛇从水里冒了出来,昂着蛇头看着她,恍似在跟她暂时的告别。

  林雪霜笑了,“我会来看你的。”

  是,她会回来的,只是暂时离开而已。

  出谷之时,方长老将百草神谷的入谷处布置了五行八卦机关,想入谷里,除非能破他的阵。

  盘须老道看着林雪霜,犹如当年在盘须山下的海湾那般,满眼的宠溺,满眼的和蔼。

  “小霜儿啊,这次你不陪爷爷了么?”

  那时,他唤她小怜霜,是因为他不想告知她的身份,如今一切明了,但她还是那个孩子。

  林雪霜低头睨着手上的幽灵剑,随后双手奉上给盘须老道,“爷爷替霜儿保管吧,哪日霜儿自会来取。”

  盘须老道抚了抚白须,皱着老眼笑着,“你自会来取的。”

  这话似预言,又似对她的期盼。

  林雪霜笑了,她终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日一定会去取的,只是那一日的到来会是多久?几个月还是一年半载?

  盘须老道走了,带着幽灵剑在林雪霜的面前消失了,看着那飞跃而去的身影,她恍然才明白什么。

  为何盘须老道,她认为的师傅,她敬爱的爷爷,能有奇异的身体供养鬼蝶,却不失危害到他。

  他的血流不尽吗?

  他是谁?

  方长老抬着眸看着那消失在树枝端上的人,良久他才道了一句,“几十年前,老夫的师傅曾说过一句话,捡到师兄时,他整个身体都是卷缩的,身上没有一物遮掩,身子冰冷透骨,可是脉搏却活跃的很。”

  林雪霜看向方长老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方长老再次笑了笑,“老夫的师傅说,师兄好似被冰冻解封后的幼儿。”

  简修目光深邃,低眸沉思,想起什么豁然开朗,“我曾在皇宫的藏书阁里看到过一片史记传闻,在北宋年间,卫符王有个忠情的妃子,后来那妃子离开了卫符王,而且是带着身孕离开的,听闻那孩子命薄,生下来后无法活,让一个得道术士用冰封了起来……”

  林雪绵咋然而笑,“怎么可能……”

  但话后,三人处在沉默中。

  清风徐徐,方长老告辞。

  山野林里,两匹马,两个身影。

  十指相扣中,他问她,“你想去哪?”

  她默默笑了笑,“你好不容易活了,也得陪我在江湖上走走吧。”

  她回头看向京城的方向,“远离这里,远离仇恨,好好活着……”

  他含笑的应她,“好,远离这里,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地方了,我们属于江湖……”

  她看着他笑,他看着她安心。

  树林前头,有车辆而来的声音,即将在两个人的面前停下。

  两人怔怔的望着,心下多少有些警惕,直到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人,她才微微露出了一丝笑。

  云南世子沫昌黎轻摇扇子,轻蹙眉头,“怎么,你曾答应过本世子去云南看梅花的,准备不去了吗?”

  她笑了。

  (本章完)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220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