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观主!”小道童得了令,哆哆嗦嗦的下去了。

  不多时,去而复返的小道童就带了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左右岁的妇人,推门走了进来。

  当青云看到这个妇人的脸之后,皱紧的眉头不仅没有舒展,反而更加紧了,神色中还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怎么是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当白泽听到谷幽兰说的,“方寒与轲颜容若!”这两个名字之后,之前,所有萦绕在心头的疑云,也渐渐消散。

  “澜儿,你的意思是说,轲颜容若的逃跑,是南宗门所为?其目的是为了她的大师兄方寒?”

  “确切的说,是苍耳谷羽族中的蓝雕一族,已经私下与南宗门达成了某种协议!”

  白泽皱了皱眉,眸中透着一丝冷厉,“又是蓝雕一族!”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将刚化成人形的黑羽抓到苍耳谷水牢中的人,就是蓝雕一族搞的鬼。

  还有在鬼六与澜儿斗丹时,后出现在刺杀现场的两位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最后经澜儿确定,也是蓝雕一族的人无异。

  “蓝雕一族,接二连三的与各种势力勾结,与我们作对,其心当诛!”

  白泽话落,手握成拳狠狠的砸向了小几,多亏了谷幽兰反应快,赶忙轻轻一扫,将茶壶和茶杯都收到了空间里,这才不至于让它们与茶几一样,碎裂成齑粉。

  谷幽兰看着地上碎的不能再碎的木头渣渣,嘴角直抽抽,赶忙利用意念又从空间中随便拿出一张茶几,摆在原来的地方,这才又将之前的茶壶与茶杯放了上去。

  “墨,茶几何其无辜,它娘见了该多心疼,千万不要再冲动了!”稍后有的是地方,等着你出力呢!谷幽兰冷冷的揶揄了一声白泽。

  “它娘?”茶几还有娘?澜儿这想象力还够丰富的,白泽避免尴尬,轻轻咳了咳,“澜儿,我方才想了想,蓝雕一族……”,他的话正说到这里,方才被谷幽兰打发出去的传令兵,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报,报……启禀太皇,海上,海上的战船数量,已经,已经看清楚了,是五支!”传令兵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太皇,他的腿都会不由自主的打着晃,舌头也不听使唤。

  “五支?”为何不是五艘?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而且,方才这传令兵说什么?已经看清楚了,那就说明,等这传令兵将话传到我这里,那五艘战船上的人,是不是已经该登陆了?

  “你从海岸防务司跑到这里,需要多长时间?”谷幽兰皱着眉头问道。

  “大概,大概一刻钟!”传令兵很纳闷,太皇问这干啥?难道是嫌弃我传令传的慢了?

  谷幽兰在内心里快速的计算着战船上登陆的具体时间,又结合船只的数量,计算着人数……

  半柱香后,谷幽兰打发走了传令兵,这才对着白泽与金銮以及后赶回来的碧荷几人吩咐到。

  “现在还不知道来人到底是何方人马,不过都不耽误我们防患在先。”说罢,将自己的计划和兵力的部署,一一告知了几人……

  一切准备就绪,

  谷幽兰穿上披风,带着碧荷与春美和春霜三人,慢慢的向着海边走去。

  由于,她们之前居住的只是驿馆,距离海港的码头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在驿馆这方的海岸,看不到码头那边的情景。

  于是,谷幽兰决定,先溜达着去码头看看,也好给白泽他们准备的时间。

  结果,几人还没到码头,就见方才已经离去的传令兵,骑着一匹老的已经不能再老的老马,咯嗒咯嗒的跑了过来,而且很远就能看到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

  难道我估算错了?不是南宗门的人来了?谷幽兰顿住了脚步,他忽然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

  “报……启禀……太皇,您怎么亲自出来了?”传令兵赶忙勒住马缰,翻身下马,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一边脸直抽抽,一边脸咧着笑。

  望着满脸诡异的传令兵,碧荷与春美、春霜几人,真想扶额长叹,这家伙到底是多有害怕公主(主子)?这,这哭都不会笑了。

  谷幽兰没有回答传令兵的话,而是打量了一番他身侧的老马,给一个传令兵配备这样的交通工具,那传的令,还有何效用而言?

  这就好比,你让一个传八百里加急的传令兵,骑着一头牛传令,就是累死一百头牛,也达不到加急的效果。

  真逗!

  怪不得,传令兵见到我,不传令,而是问我怎么亲自出来了?呵呵,哈哈哈,有点意思。

  谷幽兰摇了摇头,看来这内海防务司的头,该换换了,她不相信,这专门给传令兵配备的马匹会是这种要死的老马,这其中的含义,还真是耐人寻味。

  其实,谷幽兰是真的冤枉这个传令兵了,他说的那句话,并没有其他的含义,只是因为他着急传令,又因为胯下的老马干着急不走路,他怕谷幽兰再次问他,传一个令要多长时间。

  他也很憋屈好吗?他也不知道为何啊?明明原先传令的时候,上封给配备的就算不是千里良驹,也是能日行百里的好马,可是现在呢?

  唉,他只是一个最底层的传令兵,纵使他心有不甘,也只能乖乖听话,因此当在半路上见到他眼中的太皇之时,才会下意识的说出了那句话。

  “嗯!”谷幽兰点了点头,“这次,要传的是什么消息?”

  “哦!”传令兵赶紧单膝跪地,拱手说到,“此次从海上来的五支战船,正是端木国派出来迎接二公主仪仗的迎亲船!上封要属下禀告太皇,半个时辰后,二公主就可以登船了!”

  “哦?原来是端木国的迎亲战船来了,不错不错!”谷幽兰意味不明的附和了两声,“你回去禀告总司,就说半个时辰过后,二公主如期登船!”

  传令兵乐呵呵的得了令,又翻身骑上了老马,咯嗒咯嗒的跑回去了。

  望着谷幽兰阴沉不定的脸色,又听到传令兵方才说的话,再结合那匹快死的老马,即使再后知后觉,碧荷与春美,春霜三人也明白了其中的寓意。

  “公主,接下来……”,碧荷皱着眉头,一脸的忧心忡忡。

  “通知墨和

  金銮,按照二号计划行动!”

  “是,公主!”碧荷得了指令,赶紧掏出传音晶石,传递下去。

  谷幽兰说罢后,一个闪身,眨眼间,便来到海边,虽说从她这个角度看向海港的码头,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是却不影响她观测海上的大雾。

  此时的大雾依然如五天前一般,不仅没有消散的迹象,还屡见日增,大有近在咫尺,不知所向的感觉。

  但是让谷幽兰感到奇怪的是,这大雾像似有灵智一般,只齐刷刷的扩散在距离海滩千米之外,就好像有人在那个临界点扯出了一条绳子,将大雾阻拦了似的。

  谷幽兰对这个新发现,不由的感觉到好笑。

  如果说五天前的大雾是天灾,那么五天后的大雾就是人祸。因为她从这个大雾中,发现了阵法的端倪。

  正在谷幽兰观测大雾,冥思苦想的刹那,走到海边的春美忽然大叫一声,“主子,快来看!”

  “怎么了?”谷幽兰疾步走了过去。

  随着她的走进,随着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翻涌,从海里,密密麻麻的飘上来许多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死鱼。

  这是怎么回事?这海里为何会有这么多的死鱼?难道是环境污染?介于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来说,环境污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词汇了。而且处处可见,令人悲悯。

  虽然这些死鱼给谷幽兰的第一感觉就是环境污染,但是刚有想法,就立刻被她打消了,她刚想要再上前一步,查看死鱼的死因,就听噗通一声。

  春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春美,你怎么了?”春霜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一把抱起了春美。然而当她看到春美的嘴唇逐渐变黑了的时候,她立马疾呼了一声,“主子,春美中毒了!”

  “唉,都怪我!”谷幽兰懊恼的砸了一下自己的头,她本该在第一时间就想到这雾气有毒的,当她发现那雾是人为用阵法设置的之后,就该早就想到,敌人用雾的真正原因,不只是要阻断他们的行程,还要在他们踏入雾区的时候,毒发身亡。

  “先屏住呼吸,海里的雾气有毒,我们先去官道上!”谷幽兰掏出一颗六品解毒丹,给春美服了下去,又从空间中舀出一碗灵泉水给她喝了。

  几人这才抱着春美从海岸边一路小跑到官道上。

  由于之前发生了驿馆走水和刺客的事件,此时,整个内海边城,几乎家家关闭房门,就连官道两旁的商铺,也没有开业的迹象。

  大街上,静悄悄的,偶有一两个百姓,从打开的窗扇中,向外观望,但见到谷幽兰等人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之时,立刻又将窗扇重重的给关上了。

  就好像谷幽兰几人是强盗和土匪一般。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2164/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