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风鸣被她问得沉默了,嘴巴闭的死死的就是不开口了,叶星移又委屈了起来,“所以你还是嫌弃我们孤儿寡母给你拖后腿是不是?”

  “我说了,不是。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沈风鸣摇了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他不回答,叶星移就不肯起来,耍赖道,“你要是不回答我这个问题,我就不起来,我也不回去,我就在这里蹲一晚上。”

  沈风鸣知道叶星移的倔强,被逼无奈,只好叹了口气说,“我不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怕给不了你幸福,问题都在我身上,跟你没关系,起来吧,我们回去。”

  终于逼出了沈风鸣的心里话,叶星移角心情更不好了,她蹦起来说,“我没有!我没有觉得你给不了我幸福,你一直都很能干,我知道,就算破产,我也知道你可以东山再起。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你让我帮帮你好不好?我想跟你在一起。”

  沈风鸣忽然猛的背转身,不愿意面对她,声音却冷酷无情,“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不走我走。”

  竟然直接抛下叶星移往前走,叶星移生气的原地跺脚,正要冲上去,就从旁边忽然啪啦啪啦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一道身影刮过一道风,跑到沈风鸣身边。

  那人就抓着他的手臂,兴奋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秦月,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

  忽如其来的搭讪,搞得沈风鸣和叶星移同时一愣,莫名其妙的看向那个女孩子。

  就见对方大冷的天,穿着超短裙,露出两只大长腿,上面穿着水蓝色的皮衣,头发染成了粉红色,笑起来两边有两个酒窝,圆圆的大眼睛看起来很可爱。

  “对不起,我不喜欢跟人交朋友。”沈风鸣直接抽回自己的手臂,继续往前走,走之前回头给了叶星移一个眼神。

  叶星移赶紧回过神,急忙跟过去,秦月却一点意见都没有,背着双手,跟在沈风鸣前面,背对着走路。

  “喂,不要那么不近人情嘛!人在江湖飘,多交朋友多条出路啊。我刚刚在白色世界里看到你调酒了,你调酒的技术很屌,我很喜欢。”

  沈风鸣冷淡的点了点头,“谢谢,我要回去了,请你把路让开。”

  发现沈风鸣油盐不进,这小姑娘锲而不舍,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自说自话,“你不愿意介绍你自己啊?我看你刚刚在酒吧被那个老板给解雇了,应该现在没工作吧,那你要不要来我家的酒吧?我家酒吧更大更好,条件更好哦!”

  沈风鸣眼光一动,多看了这小姑娘一眼。

  叶星移也仔细打量了小姑娘,虽然打扮的太过于时尚,但是总体气质却不那么让人讨厌。

  而且那小姑娘很会看脸色,见沈风鸣终于看向自己,就像快速的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支笔,自动自发的牵着沈风鸣的手臂,拉过来,在上面写下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要是想找工作了就来联系我,放心,我引荐的你,绝对待遇从优。那拜拜啦,不打扰你们谈恋爱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她来的时候像风,去的时候更像一阵风。

  等她走后,叶

  星移愣愣的转回头,看到沈风鸣认真的盯着自己袖子上的一串号码。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肯定会给你开一扇窗。

  秦月家里确实是开酒吧的,而且还是这条街上最大最好的那间酒吧,名字叫做“大撼”。

  名字挺霸气的,里面的风格也偏向于霸气,不比其他的那些小酒吧,里面的狂魔乱舞。这酒吧里面的风格比较档次高一点。

  沈风鸣过去应聘,稍微展示一下调酒的技术,立刻赢得满堂彩,这里的服务员们互相之间感情还可以,至少他过来工作的头两天,已经跟他们混个脸熟。

  尤其有秦月主动带领他,就跟所有人都搭上了话,而且确实工资不错,就是这酒吧是最好的酒吧,每天就人爆满,因此每天晚上都得上班,到接近四点才下班。

  别看秦月这人小,鬼灵精怪的,但她主意多,人也时髦,懂得现在的都市男女们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她还做得一手好策划,这酒吧每一个星期都会换一个主题,总是保持着新鲜感,走在潮流的前线。

  沈风鸣看秦月运营的风格,还挺欣赏的,如果他还有公司的话,或许会把秦月挖到自己的公司做策划也不一定,但是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说那些都没什么意义。

  “嘿,我说的没错吧!我家的酒吧,可是这条街上最好的。”

  秦月今天换了一身蓝色的装束,虽然夸张但是并不难看,一屁股坐在沈风鸣面前,让他给自己调一杯浪漫的青春彩虹。

  沈风鸣点了点头,随随便便就炫了一下技术,把杯子往前一推,沉稳道,“算我请你的,谢谢。”

  小姑娘立刻红了脸,抱着那杯青春彩虹,小口小口的抿着,眼神闪烁着,就不敢对上沈风鸣深邃的眼神。

  旁边经过的领班看到小姑娘这样,立刻笑出猪叫声,抬手就一巴掌摸到了秦月的头顶,取笑她,“哎呦,我家小秦月,这是哪时开了窍了!居然还懂害羞啦,大家快看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姑娘,前几天还大放厥词,说这辈子都看不上臭男人呢。”

  众人哄堂大笑,包括那些熟客,领班大哥伸手挂在秦月的肩头,对着沈风鸣使了个眼神,调笑道,“还是我们新来的小沈厉害,这脸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一来就把我们秦小姐的魂儿都给勾走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众人又是一声哄堂大笑,沈风鸣抽了抽嘴角,维持着自己的风度没吭声。

  秦月顿时脸红成猴屁股,一把推开了领班,大骂道,“放狗屁,老娘看上别人怎么了?那是别人长得帅人也好,技术也好,总比看上你们这群臭屌丝要好,哼!”

  秦月这个人就是这么泼辣直爽,看上了没看上一句话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点都不害羞,如果能忽视她涨红的脸的话。

  听她这话,其他人更是笑得震天响,领班大声吼,“咱们家秦月这是承认喜欢人家啦!那就快追啊,女追男隔层纱呀!”

  其他人起哄,沈风鸣作为风暴的中心,双手抱臂,目光平静的望着这一场闹剧,仿佛什么都不能动摇他。

  反观秦

  月眼角余光一直瞥着沈风鸣,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平静的望着自己,立刻羞得转过脸,大声道,“追就追,谁还怕谁了!你们给我等着,等我攻占这朵高岭之花,你们就都得请我喝酒!”

  众人振声高呼:“行嘞!您上,等着您嘞!”

  等这一波高潮过去,秦月羞红着脸转过身,靠着吧台,都不好意思看沈风鸣。

  只见他咳嗽一声,轻声说,“你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应该知道我身边有别人。”

  秦月当然知道,所以她赶紧哈哈大笑糊弄过去,“那我当然知道了,他们就是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啊,呵呵……”试图用傻笑敷衍过去。

  沈风鸣点了点头,又继续该调自己的酒调自己的酒。

  旁边的人见状,有些看不明白,但也只是偷偷的笑着,却见着秦月有些失落的扭过头,捧着自己的青春彩虹,喝的心不在焉的。

  这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来,这落花有意,小姑娘竟真的看上这帅哥了,可惜的是别人流水无情啊。

  接着喝酒,秦月就在吧台,光明正大的偷瞧了沈风鸣一晚上外加一个凌晨,越瞧越觉得这男人太帅了,比那封面模特上的人还要帅,而且,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特别的气质,一般人根本就没有。

  小姑娘心口砰砰乱跳,每当沈风鸣转过视线的时候,又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或者直接光明正大的粲然一笑看回去。

  次数多了,沈风鸣就随她去了,凌晨四点一到下班回家。

  秦月开着摩托车,在他身后跟踪他,发现他居然打算还坐公交车回去,就在他身边停下说,“这个点公交车很少的,要不,我骑车送你回去?”

  沈风鸣满头黑线,他一个大男人还要一个小姑娘骑车送他回去,而且还是机车?

  最主要是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马上就要天亮了,他牛头不对马嘴的转过头瞧着小姑娘说,“你晚上都不睡觉的吗?女人晚上不睡老得快,会变丑。”

  这话直男的,秦月直接眼角抽搐,尴尬了一瞬,然后说,“这不是做一行爱一行吗!我早就习惯了日夜颠倒,行话,我过的是美国时间!没关系,早就习惯了,不会变老变丑的,你看我皮肤多好啊,不灵不灵的。”

  小姑娘手夹着自己柔嫩白皙的脸颊,笑的灿烂光辉。

  挥了挥手,她继续说,“行了,别跟我矫情了,不就是骑个机车送你回去吗?最早的公交车还要等一个小时,你真的要站在这里等吗?再说了,我只是顺路回去顺路带你,你真的不上来?”

  沈风鸣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想着是继续等还是坐汽车回去,寒风一吹将他满身的困意都吹走不少,心里叹口气,他走过来,接过安全帽却道,“要送我可以,我开车,你坐后面。”

  小姑娘双眼一亮,整个人兴奋的都要发光了,“好啊好啊,那我坐后面!”

  沈风鸣一上来,引擎声轰隆隆直响,小姑娘坐在他身后,欣喜的双手环过沈风鸣的腰身,整个前胸都靠在沈风鸣的后背,蹭来蹭去。

  (本章完)

  沈少囚爱:抱歉太爱你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189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