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琉宸低头看着邵宛如,看着她雪嫩的脸上浮上两朵淡淡的红云,不只是脸,连耳朵脖子处也有着淡淡的红晕,樱唇越发的艳美,仿佛勾人似的润泽,映的那张精致的小脸,透着一股子无法描述的妩媚倾城。

  心跳不由的急速起来,头低下,吻再次落下,落在她温软的唇角……

  邵宛如蒙了,整个人如同烧起来似的,浑身上下都在烧,热的发烫,如同被煮在锅里的大虾,想逃,娇躯被他紧紧的抱住,他的手用力,仿佛要掐断她纤细的腰肢似的,鼻翼间全是他的呼吸,让她整个人沉浸在他浓重的呼吸中……

  邵宛如被迫的抬起头,任他肆意!

  终于楚琉宸自己受不住了,怀里的人几乎是上天为他量身定做的似的,不管是什么都合乎着他。

  用力的把邵宛如抱在怀里,平缓着急促的气息。

  怀里的人娇小温柔的依偎着,可以感到她的气息也不平息,整个人伏在自己的怀里,到现在也不敢抬头。

  楚琉宸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又低下头在她的秀发上轻轻一吻。

  有了她,自己的人生才是完美的,如果没有她,他不知道自己会如何!

  他感谢上天把灼灼送到自己的身边!

  听到他的笑意,邵宛如越发的羞的不能自拟,把头紧紧的埋着,仿佛这样才可以让自己的羞耻感减少似的。

  光天化日之下,两个人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这若是让人看到了,要如何解说。

  幸好这是宸王府,这是她现在唯一庆幸的。

  用力的在他的劲腰处狠狠的拧了一把,听得楚琉宸低低的呼痛的声音,又觉得不好,手放了下来,特意的还揉了揉。

  “怎么,心疼了?”耳边楚琉宸温柔的声音,带着甜甜的笑意。

  邵宛如的脸更红了,她不想说话,一点也不想说话,仿佛说什么都是满满的羞耻感,他就不能什么也不说吗!

  紧紧的抿着嘴,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索性装死起来。

  脚忽然离去,邵宛如吓得低呼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抱住楚琉宸:“既然灼灼不愿意见人,那本王就抱你回去吧!”

  耳边是楚琉宸低哑的笑声,透着不同于往日的清朗的气息,莫名的让她越发的羞的不能见人。

  身子扭了扭,低声道:“放我下来!”

  “放下来干什么!”楚琉宸抱着邵宛如往回走,小宣子和玉洁对视一笑,急忙跟上,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谁都看得出王妃恼羞成怒了。

  “你……你还不放我下来,让人看到怎么办。”感应到他继续举步,邵宛如真急了,身子越发的扭动起来。

  世家闺秀的教育,自然不能做这么出格的事情,就算她从小也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这时候也觉得没脸见人,这太出格了吧。

  “本王抱自己的王妃,难道还怕人看到不成?”楚琉宸不以为意的道,唇角微勾,怀里的少女太轻了,轻的让他怜惜不已。

  “会有人看到的。”邵宛如大急,宸王府虽然治理的很严谨,但也不能保证没有别府派来的奸细。

  “看到了又如何,谁来也碍不着本王。”楚琉宸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霸道的气势。

  这种气势居然奇异的安抚了邵宛如骚动的心,咬咬唇,路都走了一段了,他既然不放,她再挣扎也没用,自己的力气比起楚琉宸来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再挣扎的厉害,不过是让人看了笑话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邵宛如立时不动了。

  感应到邵宛如的温顺,楚琉宸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用力的抱住怀中的人,手下放松,这是他的至宝,是他唯一的至宝,也是他唯一追求的女子,为了她,他可以做任何事。

  唯有她才是他唯一的救赎!救了他那颗原本永浸黑暗的心……

  邵洁儿等着邵宛如的消息,其实并没有多少把握,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先说出来,邵洁儿以往是绝对不会干的,这太傻了吧,别人都知道了,还怎么会来救自己,这太蠢笨了吧。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文溪驰故意的想要她的消息,才假装的让她写这么一封信,说是送给邵宛如,其实是他自己看,必竟这里面的消息他也想知道。

  可她不得不照着他说的做,眼下她没有退路,细想起来也的确只有邵宛如了,她和邵宛如的关系又不好,不只一次的听了蒋氏、邵颜茹和太夫人的话,害过邵宛如,想起邵宛如就莫名的心虚。

  文溪驰这么说了,她不敢不照办,信送出之后,一直坐立不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她住的院子跟之前那个空的院子并不远,太妃并不愿意让她离楚清太近,这也是她之前去那个没人住的院子方便的最重要的原因。

  眼下把自己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却迟迟没等来邵宛如的消息,邵洁儿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已经在原地转了好几圈了,留香被她打发出去看看外面有没有邵宛如的消息。

  一时间又想到如果楚清和太妃知道她说的话,一定不会留下她的性命。

  她的性命现在可以说是掌握在邵宛如的手中,可她为什么还没有来救她,文溪驰之前一再表示宸王妃会来救她的,让她别轻举枉动,可她这心怎么都静不下来。

  想到邵宛如,她一阵心虚,她是真的怕邵宛如不管她。

  “侧妃……王爷来了!”门重重的被撞开了,留香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脸色惨白如雪,她跟着邵洁儿一起进的清郡王府,在府里过的也是小心翼翼,比在兴国侯府还不如。

  “王……王爷来了?”邵洁儿手中的茶杯重重的落到地上,颤抖的道。

  “奴……奴婢不知道,王爷带了几个人过来……奴婢远远的看到,就……就马上来禀报您。”留得也颤抖的道。

  这主仆两个都不是什么胆子大的,也都不太聪明。

  和她的主子一样,留香也是一个刻薄的性子,对于她们比不上的,用力巴结,对于比不上她们的,又用力的刻薄

  ,仿佛要把别人加之在她们身上的屈辱讨要回来。

  “那……那怎么办?”邵洁儿抖着手道,慌的不成样子,大脑里一片混沌,她不知道眼下要如何处置,是不是自己暴露了,太夫人让楚清来要自己的性命,自己马上就要被弄死,扔到乱葬岗了。

  这么一想,整个人都不好了,软瘫在椅子上,站也站不起来。

  “侧妃娘娘您……您放心,不会有事的,王爷往日就很喜欢您,不会……有事的。”留香脸色惨白的安抚着她,这话说出来两个人都是不信的。

  楚清如今对邵洁儿还算不错,但也只不过是不错而已,对上太妃的为难,楚清一句话也不说,站在他母妃身后,从不对邵洁儿有什么好颜色。

  “留……留香……怎么办……怎么办?”邵洁儿六神无主,急的眼眶都红了起来,她是真的害怕事情败露,她和文溪驰的事情,如果被人发现,绝没有活路。

  她不愿意就这么死了,她还年轻,怎么能就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死了,她不要死,蓦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逃,她不想看到楚清,“留香……说……说我睡了,人不舒服!”

  “侧妃娘娘,您再回去也没用的……王爷马上就要到了,您……您再说不舒服也没用的。”留香一把拉住她,哆嗦着直言道。

  邵洁儿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得宠了,持宠生娇,在楚清过来的时候说她不舒服,想得到楚清的呵护,偏偏楚清没理会她,该让她侍候还是让她侍候,完全不顾及她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那……那怎么办?”邵洁儿抖着手道。

  “侧妃娘娘,王爷来了,还不过来接王爷!”外面传来声音,一听就是楚清身边的小厮的声音。

  屋内主仆两个更慌了,居然来了,她们现在就算是想避也避不了。

  到了这个份上,邵洁儿也豁出去了,当下咬了咬牙,用力的吩咐道:“去,跟着我去迎接王爷!”

  “侧妃娘娘……”留香低呼一声,腿抖成一团。

  “如果你还想活命,就把你的害怕收起来,否则我一会第一个把你推出去!”邵洁儿恶狠狠的威胁道。

  第一个推出去,哪还有命?

  留香被她一吓,奇怪的不抖了,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看起来居然镇定多了,甚至还上前替邵洁儿整理了一下衣衫,“侧妃娘娘放心,奴婢不会坏事的!”

  两个人一起定了定神,知道不管如何都得迎出来,这接下来如何,还真不是她们能决断的,用力的咬了咬牙,邵洁儿抬起软绵绵的腿,缓步走了出去,才走到屋门口就看到楚清背着手走了走来,脸色阴沉。

  邵洁儿的腿又软了,就势往门框上一靠,娇滴滴的叫了一声:“王爷!”

  然后侧身一礼,留香躲在她的身后,也跟着行礼。

  楚清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大步走进了屋子,在当中的椅子上坐定,目光落到了邵洁儿的身上,看得她背心处汗毛都竖了起来。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1545/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