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儿,你这是疯了吗?我可不干,这是犯法的。rara`你要是不想活了可别拖我下水,我还想多活几年。”赵亮突然大声吼道。

    苏婉儿恼怒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嘘,声点,我没疯,你不是认识很多狐朋狗友嘛,随便找个人帮忙不就行了。再说了,我又没想真对九怎么样,我只是想吓一下南遥和安宇而已。拒绝我之后,凭什么他们俩就可以过得那么轻松自在,而我要这么凄苦。”

    赵亮不禁唏嘘不已,他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不屑地看向对方,“恕我不能帮你,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玩这种伎俩,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要是报警了,可不管我们初衷是什么,都要进去坐牢的。”

    苏婉儿恨恨地跺了一下脚,忍不住撒娇道:“哼,你到底帮不帮我嘛,哎呀,没关系的,就只是跟他们开个玩笑而已,然后趁机我想整南遥一顿。”

    “真的?就只有这些?”

    “嗯嗯嗯嗯。”苏婉儿头点地跟捣蒜似的。

    赵亮实在拿她没辙,忍不住在她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好,我知道了,切记,千万不要过火。”

    此时赵亮突然有点庆幸当初这个女人没给他使绊子,不然以她这样的气量和报复心,自己还不给整死。

    “是,你放心。”苏婉儿表面上信誓旦旦地答应道,但她真实的想法并不是这样的。

    她要的是南遥tuō guāng衣服跪在镜头面前说自己是破坏别人感情的三……想到这里,她心里忍不住开心起来。

    这也是她能想到的下下策,之前她也想过直接绑了南遥不就好了,但觉得那样对他们的冲击力不够大,想要彻底摧垮那对奸夫yín fù,必须要从孩子身上下手。

    陷入困境的苏婉儿做事根本没有考虑后果,她像是一个活在自以为是想法中的人。说白了,她有做坏人的胆量,但却没有做坏人聪明的头脑。

    放学的时候,幼儿园突然来了个漂亮的姑娘,径直去了教室。

    “老师,您好,我是九的阿姨,今天我来接南九。”

    听到这话,老师疑惑地问道:“不好意思,我以前从未看过你,九,九。”说着她转向教室里叫道。

    南九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到了跟前的时候,老师确认道:“这个是你认识的阿姨吗?”

    听到这话,那位姑娘赶紧掏出了手机,翻到一张照片,递给九解释道:“九,你看这个,我是你逸城哥哥的女朋友,这是我们的合照,刚来接你之前和你爸爸妈妈说好接你一起过去。去吃你最爱吃的炸鸡。”

    九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嘀咕道:“可是妈妈中午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她要来接我的。”

    “对,是这样的没错,但是临时他们有点事,所以让我来接一下你,待会一起去炸鸡店,他们会在那里等我们。”姑娘镇定自若地解释道。

    老师看向南九,再次确认道:“九,这个阿姨你真的认识吗?”

    九诚实地回道:“嗯,她是我逸城哥哥的女朋友,没事的,

    老师,待会我们要一起去炸鸡店的。”

    这里是贵族学校,都是有钱人家的孩,一般不是做过备案的人,是不让带走的。不过也有特殊情况,规矩是死的,很多时候还是要灵活操作的。

    老师决定给南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便对她们说道:“你们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这时姑娘的心突然揪了起来,但她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万一不行的话她就先撤走,后面再想办法。

    直到电话那头响起“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想到自己还有约会,也想早一点下班,便对她们说道:“好了,既然九说认识你,那就带走吧。”

    “嗯,辛苦老师了。”姑娘笑着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带走九。

    大言言疑惑地跟了过来,突然拽住南九的胳膊,“九,这个女的你认识吗?”

    “嗯,她是逸城哥哥的女朋友,逸城哥哥你见过的,上次在餐厅,那个坏女人的弟弟,有印象吗?”

    “有。”大言言点了点头,他转而盯着姑娘看着……

    天,这鬼怎么回事?为什么盯的我浑身不舒服?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姑娘慌张地躲闪掉眼神,大言言突然手指着头上不远处的摄像头说道:“这边会清楚的记下你的长相的。”

    姑娘嘴角上扬,心里面得意地想道,哼,不就是个破摄像头嘛,早就提前找人黑掉了。

    九对大言言摆了摆手,笑嘻嘻地说道:“言言,那我先回去啦,我们明天见。”

    说完就牵着姑娘的手朝门外走去,正好这时,吴叔过来接大言言,刚到的时候,大言言赶紧抓住吴叔的胳膊,声说道:“派人跟着。”

    吴叔心领神会,到车上的时候他忍不住问道:“既然放心不下,为何不从一开始就拒绝让她带走。”

    “九说认识她,但我还是不放心,盯着吧,以防万一。”大言言望着窗外回道。

    ……

    本来等南遥忙完他们就想着赶紧离开公司去幼儿园,但一提到苏婉儿的事,南遥就倍感委屈,忍不住对子夜多说了几句。

    等再看时间的时候,发现都快下课了,二人急匆匆赶去幼儿园,等到的时候发现他们班的人都已经走完了。

    南遥赶紧给九打电话,无奈打了好几遍都没人接。她急得直跺脚,眼泪水都快出来了。随后又赶紧给老师打了电话。

    “嗯,你们家九不是被苏逸城的女朋友带走了吗?九说认识她。”

    “苏逸城的女朋友?”南遥忍不住反问了一句,她狐疑地看了一眼安宇,对方摇摇头,南遥颤抖地说道:“老师,您能来一趟学校吗?苏逸城根本没有女朋友。”

    老师一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慌了,她赶紧应允道:“好好好,我这就去。”

    挂完电话,南遥扑进安宇的怀里,哽咽道:“怎么办,怎么办,九要是丢了怎么办?”

    “不会的,九不会有事的。”安宇佯装镇定地安慰道,其实他

    的心里也很急,但遇到了这种事,必须有一个人要保持冷静的状态。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老师赶了过来,还没到跟前,就急匆匆地说道:“放学的时候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说是苏逸城的女朋友,九说她认识,然后就跟她一起回去了。哦,我记得我还给你打电话想确认一下来着的,结果电话没人接。”

    “该死,下午开会我把铃声调了一下。”南遥急得一头汗,她紧紧抓住老师的胳膊,迫切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九认识那个女的还是说认识苏逸城?”

    老师手抵着下巴想了一会,如实回道:“当时只说是九认识的逸城哥哥的女朋友,我也没想太多。”

    “你这老师怎么能这样,不认识的人你就让她带走九,要是出什么事了你能负责吗?”南遥忍不住责怪道,语气有点差,年轻的老师委屈地直抹眼泪。

    安宇突然想到可以过去看录像,这倒是提醒了其他两人,好在那边的人还没下班。三个人赶紧跑了过去,结果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恰恰那一段的录像不见了。

    “砰”的一声,南遥跌坐在地上,冒入她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九被bǎng jià了。她立马抓住安宇的胳膊,哭着说道:“快打电话给苏婉儿,问是不是她,肯定是她。”

    安宇赶紧拿出手机,还没打过去的时候吴叔的电话到了,但急于要联系苏婉儿,他赶紧将电话挂断了。又拨通了苏婉儿的,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他拨打了好几遍,都没人接。

    后来又换了苏逸城的,结果苏逸城的根本打不通,安宇意识到可能那个偏远的地方信号不太好。

    见一直没消息,南遥捂住自己的脸,警卫人员将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这时,吴叔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安宇赶紧滑开了接听键。

    “喂,吴叔,我这边有点事忙,九被人带走了……”

    “我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这事,下午的时候是有个女的过来带走了九,当时少爷不放心,让我派人盯着。路线果然偏了,走到丁字路路口那边的时候对方的车突然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发觉了有人在跟踪她。”

    听到这话,安宇的心脏“咯噔”一下,看来九铁定是被bǎng jià无疑了。

    但是什么人会bǎng jià九呢?安宇就怕是那种丧心病狂的杀人犯,但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答案,就是刚刚南遥说的那种。

    是苏婉儿!

    大言言拿过电话,对安宇说道:“安叔叔,录像被抹了是吗?”

    “是。”安宇点头回道。

    “幸好我留了一手,我有tōu pāi了带走九那个女人的照片,这件事如果不报警的话,你联系一下我爸或者我爷爷,他们会帮助你。如果我没猜测的话,这件事和苏婉儿脱不了干系。我已经派人去盯着苏婉儿了。”

    大言言的这番话听起来完全不像是个五岁孩说的,一副老练沉着的样子令安宇都自叹不如……

    安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在此时,南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61515/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