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灭掉燕国,也预示着秦丰已经将整个中原大地收归一统,昔日四分五裂的天下重新成为一个整体。

  已然是东胡首领的察彦,根本没有想到秦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定天下!明白局势的他,考虑再三之下,终于放弃了南侵的念头,提出要求娶大汉公主,以和亲的形势,使着边疆之地重复往日的和平。

  秦丰在昔日燕国的皇宫中看到这封国书,冷笑着将国书扔在龙案之上。

  此次随着征伐而来的文武大臣都在等待秦丰开口表态。

  秦丰大声道:“晁错!”

  晁错缓步出列道:“臣在!”

  “替我拟一国书给察彦,大汉和胡族地疆界早已圈定,根本没有任何谈判的必要!若是想因此求娶我大汉的公主,门都没有!你告诉他,想着如昔日一样,来了数骑人马就让我乖乖就范的日子一去不复还了,我大汉: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番话秦丰说得掷地有声,斩钉截铁当众表明了他绝不会做任何退让的立场。而最后的一句话,日后也成为了大汉每一代皇帝最真实的写照!

  群臣的目光中流露出自豪和敬佩的目光,国家富强方可找到尊严,历经多年隐忍退让之后,统一后的中原终于可以硬起腰板对胡人说不。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秦丰在平定燕国之后,并没有立即赶回长安,着手对燕国积贫积弱、贵族横立的现状进行改制!又是新年,整个燕都到处张灯结彩,百姓也因为祥和富足的生活,个个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欢乐。

  退朝之后的秦丰,迅速的走出皇宫,完颜妃暄早早就赶着马车在着那里等着他呢!

  在边境戍边数年有余的完颜妃暄,但卸甲归田之后,对一切都看的极淡,但唯有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情意是掩盖不住的!

  完颜妃暄带着秦丰游走在燕都喧闹的街市之中,观赏前方广场的焰火和歌舞表演。在着他们的身后,祈成与竹影知趣的保留着一段距离,让着秦丰能够和完颜妃暄好好的说着体己话!

  燕都收复仅过半年,但战争留下的创伤,并没有在这里留下痕迹,在喜气洋洋的新年佳节中,城内的民众习惯性的选择了遗忘!

  街市中,看着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们掩嘴娇笑、不夜天的广场上留下她们一个个娇美的身姿,秦丰不觉沉迷其中,彩绸在她们的手中舞动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想起昔日在这里的种种情形,秦丰不禁暗自感叹。

  当初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能够君临天下!现在回想起自己的前事种种,不免还是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领着完颜妃暄继续向着前面走去,昔日热闹非凡的棋盘街、灯市、城隍庙市、内市、崇文门被称为燕都最繁华的市场。现在,经过战乱的洗礼,也就剩下城隍庙市这一处热闹的地方了!

  二里长街,人流穿梭。灯火如海,五光十色,将整条街点缀得如同梦幻一般。远远看去,又如同光亮的绸缎般。美不胜收!虽然是一隅之见,但是也能从中感到大汉帝国的国力强盛。

  完颜妃暄在街边一家商铺前停下来,看着那种种颜色图案各异的花灯,感觉目不暇接。

  完颜妃暄手指着一只红白色的六方宫灯道:“老板,把这个灯给我。我要了。”

  老板取下灯,笑着道:“姑娘好眼力。这是本店最美的一只花灯。你看这人物。上面画的是当今天子写的文辞:《水调歌头》。这图画也极为应景,仙子天宫起舞图。”

  听到老板这么说,完颜妃暄回头看着秦丰,那美丽的大眼睛中,在这一眼中,有说不尽的风情,情意,故事。秦丰也没想到啊,在坊间,自己能能够闻名天下的,竟然是这样的一首诗词!

  那是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是这首词,让他开启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秦丰会心的一笑,道:“想不到老板,竟还是读书人。给!”说着话,就从着怀中拿出一锭银子,递给老板。

  而后温柔的牵着完颜大将军的手,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夜空中,烟火不断。秦丰听到响声后,不免深情的看着完颜妃暄!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没想到最后终于修成正果,可惜,妖女思思一直了无音讯,不过,秦丰一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思思一直在自己的身旁!

  广场的四周,一道道色彩缤纷的焰火冲天而起,将整个夜空辉映的璀璨夺目,群臣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皇城之外,也响起百姓高呼万岁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倩影从广场中间的钟鼓楼上旋转飞舞而下,发出一串银铃般的轻笑,秦丰听到那笑声,身躯不由得一震,举目望去,却见灯火阑珊处,一位千娇百媚的少女站在那里,笑盈盈向自己望来,不是思思还有哪个?

  秦丰心中的激动难以抑制,拉着完颜妃暄,大步的走了过去,走到近前,牢牢握住她柔荑道:“我不是做梦吧?”

  思思妩媚之极的看了秦丰一眼,柔声道:“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对你的承诺?”

  秦丰重重点了点头。

  思思伸出春葱般的纤指在秦丰的额头上轻点了一记道:“我还以为你很快便可以统一天下,没想到你这个笨蛋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

  心中一阵激荡,张臂将伊人拥入怀中,全然不顾周围的民众和雌虎完颜妃暄的注视。

  秦丰附在思思的耳珠旁小声调笑道:“今晚我绝不会再放你逃走。”

  “只怕你没有那样的本事。”

  “我想到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说来听听!”

  “脱光你的衣服,全部烧掉,难不成你光着逃出皇宫?”

  “秦丰,果然你穿上龙袍仍然是一个下流的家伙……”

  ……

  在此时,他不是名震天下的大汉皇帝,而仿佛是多年前入燕时的落魄王爷,带着她们两人,站在这灯火璀璨的街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全书完)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41004/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