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

  “喂,灵曦……对,没错,是我。”

  此时的沐灵曦喉咙间微微哽咽,她明明不想让自己显得这般爱财,却还是忍不住心底里对于事情发生的突兀感到不安,她在担忧欧阳炼,她想要知道这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有她自己能够安然在自己喜欢的大学里开开心心的生活?

  “炼……那,那个……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还好吗?”

  沐灵曦的话语其实只是说到了一半,因为接下来的话语她不论如何都难以说出口。

  “说实话,我看到了,在电视荧幕上看到了关于铭炼娱乐公司总裁出镜的事情,但他不是你吧,炼,我想这更不可能是你刻意的安排,所以能告诉我吗?现如今究竟发生了什么?”

  沐灵曦的话语里是满满的担忧之意,欧阳炼虽然在情感上显得愚笨不堪,但他还没有傻到自己连担忧的语气都分辨不出来的地步。

  “是啊,发生了一些如同插曲般的小事情,不过不要紧,纵然没有了铭炼,但我还是有能力可以让你依靠的,而且,我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不堪,你知道的。”

  欧阳炼笑着对沐灵曦开口,但这样的苦笑却也让沐灵曦何尝听不出来。

  “真是的,我有这么不信任你吗,不过……根据你说的意思,我也已经大致猜到了你现在的窘境了,虽然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予你安慰这样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但我的鼓励,想必一定会成为你的动力吧。”

  沐灵曦坏坏的笑了笑,一声“加油”的话音落下时,沐灵曦瞬时间挂断了电话,随之电话内的嘟嘟声再次响起,这样戛然关闭的钟声却像是极其悦耳的美妙声响,滴滴答答的始终不想叫其停下。

  欧阳炼看着黑色屏幕的手机淡淡笑了笑,弯弯的嘴角抹上了蜂蜜似的甜度。

  此时的嘉文学院内。

  沐灵曦就在电话挂断以后随同初凝走向了宿舍,纵然这世间不论有多么凶险艰难,总之以后的路还是要走,哪怕双脚沾满鲜血染红的荆棘,虽说这也的比喻显得太过夸张就是了。

  初凝此时显得比较疑惑的看着沐灵曦高兴却又沧衰的面庞,心中的好奇顿时油然而起,她倒也是想知道刚刚那通电话里究竟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才会让她如此开心,只是像初凝这样根本只会附和别人的人,或许根本就不懂得主动询问。

  “那个,灵曦……”

  初凝抚摸着汗颜微微开口,微胖的手指卷积着自己的秀发。

  “怎么了?”

  沐灵曦听后随之作答,她其实也比较好奇,没想到初凝居然会主动对自己开口,这是十分罕见的。

  “刚刚的电话,是在打给男朋友吗?还有就是你刚刚所说的铭炼又是什么意思?”

  初凝身为计算机专业,自然对于表演系的圈子感到陌生,对于其中明明最是耀眼且璀璨的高峰明珠,也仍旧会有不知道的一面。

  沐灵曦听闻,瞳孔骤然缩动了一下,她满颜害羞的小声嘀咕说道。

  “那个啊,没想到你听到了……总而言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我男朋友也是正确的,但是也不算准确,其中的关系似乎有些错综复杂,大概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吧,而至于刚刚谈论的铭炼……抱歉,原谅我不能讲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说给你听,关于那个就当做一个未知的秘密以后再找机会谈论吧,好吗?”

  初凝耐心听着关于沐灵曦的回答,她虽然心中的疑惑还是很多,甚至都结成了一个想要绝对探知的未果,但她并不会做出令周围人反感的事情,每一次都是。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没有意见,只是我刚刚看你很是苦恼,所以才不禁询问了一下。”

  初凝的开口让沐灵曦抚摸了一下后者的额头。

  “初凝真细心啊,不过我还是要对你道歉,抱歉,让你担忧我了,我并没有什么事。”

  两人互相看着彼此,她们手牵手各自笑着,并愉快的很快回到了宿舍楼内。

  与此同时,在同一时间段里的Z市中,一座高大威猛,令无数人全都为之羡慕的铭炼娱乐公司内。

  刚上任的新总裁慕容少恭正津津有味的品尝自己所刚刚获得的一切硕果,尤其是办公室里的那张桌椅,舒适的程度简直令他自己难以想象。

  “真好啊,真是羡慕那时候的欧阳炼能天天坐在这么舒爽的座椅上,但是现在只可惜……”

  慕容少恭尖锐的大笑着。

  “只可惜,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虽然掠夺在正义的口中说来似乎很是可耻,但是能这样享受的结果,却是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家伙体会不到的。”

  慕容少恭的笑容越来越大,声调也愈加尖锐起来,不过就在他还在欣喜若狂的时刻,同时间的麻烦也是接连找上了门。

  “咚咚!”

  屋门声响起,慕容少恭有些不爽的呵斥而进,而此时的柳嫣正抱着手中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走来,连慕容少恭自己都知道是个麻烦。

  “咳,总裁,由于你的上任突然,所以才对交好的一切纷纷乱成了一套,先如今的公司内部已经彻底崩溃成一片散沙,这是我整理好的公司需要立刻整顿的资料。”

  柳嫣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慕容少恭,而慕容少恭的模样却是满目的气愤。

  “这家伙……居然给我留下了这么多的麻烦事情。”

  慕容少恭痛恶的开口谩骂着,虽然他一直很期待当自己成为铭炼总裁的那一天究竟会有得到什么,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幻想过在享受之后所背负着的层层重任,像欧阳炼这种天才工作一整天仍旧无法完全处理到极致的作为。

  “可恶,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别妨碍我办公。”

  慕容少恭训斥道,从刚刚心情就开始转变的难以忍受起来,而当他看到柳嫣将资料整理的各种有条有序时,那种不如下属的不甘让他开始痛恶,这也更是证明了他与欧阳炼之间的差距究竟是什么。

  “区区文件居然有这么多不同领域的东西,该死!”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1343/270/